传统出版如何面对阅读新样态

来源:沧口门户网站 2019-11-12 11:34:26

在新阅读时代,如何加强传统出版与新出版的融合,确保出版业与时俱进,焕发新的活力?近日,由中共中央主办的开明出版媒体论坛和第六届上海人民进步出版论坛在上海举行。与会专家就“促进出版传媒产业高质量发展”这一主题提出了建议,并共同努力应对出版业的“时代问题”。

提高出版质量

经过新中国70年的发展,中国出版业的规模和竞争力都有所提高。一个相对完整的现代出版体系基本形成。

据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许郑明介绍,中国每年出版50多万种图书、1万种期刊、近2000种报纸和3万种音像电子出版物。同时,以网络文学、网络游戏和网络音乐为代表的数字出版产业发展迅速,2018年年产值近8000亿元。

然而,许郑明接着说:“我们是一个出版大国,还不是一个出版大国。”他说,出版领域仍然存在许多问题,如行业整体实力和竞争力不强;质量工作不够,数量和质量现象没有根本改变。原创能力薄弱,重复出版和随波逐流现象严重。市场秩序需要规范,价格混乱和盗版仍然严重。

在制约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上述因素中,侵权和盗版最为常见。去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就巴金的作品《家》、《春》、《秋》举行了维权简报会,针对巴金《激流三部曲》的各种盗版行为发起维权行动。“童话大王”郑元杰以真名举报盗版书籍。警方发现生产和销售了100多万册盗版书籍,涉及金额达1000多万元。这些不是例子。因此,出版社维护作家权益、自身专属出版权和市场秩序的责任就变得尤为重要。

遏制价格混乱

如果菜单不容易卖呢?买一口锅,送一本食谱——当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俞李典听说这一营销“妙招”时,他感到一阵悲伤。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书籍被大幅打折甚至降价到免费的情况早已司空见惯。

“从2011年到2019年,电子商务在我国零售图书市场的份额从30%增加到70%。”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介绍。网上书店正以强劲的势头超越实体店,成为最重要的图书销售渠道。

低折扣率是网上商店渠道保持高增长率的重要原因。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在线商店渠道折扣为60%,不包括全额折扣、全额礼品和优惠券。在网上商店巨大的价格优势面前,实体书店的传统优势正在逐渐下降。

低折扣有什么影响?一方面,电子商务平台上的折扣太低,这意味着出版社的分销价格更低。这种恶性循环将导致出版社的利润越来越少,其运营变得不可持续。另一方面,书籍具有文化意义,不是普通商品。正如俞李典所说:“随意赠送文化产品,让出版业从属于其他企业,是以摧毁文化创造力为代价的网络经济。”

对此,中国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提醒出版社反思。另一方面,俞李典呼吁主管部门在供应方面进行结构改革的背景下,规范图书价格,遏制网上书店破坏行业生态的行为,如无底折扣和礼品。

日本在这方面提供了重要参考。据报道,日本仍对图书、杂志、报纸和音乐软件保持“转售价格维持”制度,允许出版商和其他机构为图书、杂志和其他出版物定价。在一定时期内,书店等销售渠道必须以此价格销售,不得擅自降价。这项规定不仅保护出版社的利益,而且有助于促进文化繁荣和出版的多元化发展。

发展知识经济

传统出版面临着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多重压力。与此同时,新出版的生产和出版技术越来越成熟。图书数据库、电子书、有声图书、ar/vr图书等数字产品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16次全国阅读调查显示,2018年,超过一半的成年人会更喜欢数字阅读,近30%的人口会有听书的习惯。移动音频应用平台已经成为听书的主流选择。

喜玛拉雅调频(Himalayan fm)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移动音频共享平台,目前用户数量超过4.8亿,1.7亿人收听了最高音量的“明代事件”。除了有声读物之外,人们还可以快速找到俞虞丘的《中国文化必修课》、马未都的《国宝100》和李银河的《谈情说爱》等知识栏目,付费后收听相应的音频。

从2016年开始,这种知识支付方式越来越流行。果壳网、智湖、喜玛拉雅调频、樊登阅读俱乐部的“分答案”应用引入了知识服务产品。

从本质上说,知识支付不是新的,而是出版业赖以生存的核心机制。当前的知识支付浪潮可以被视为对行业传统的回归和升级。正如郑重所说:“知识支付的兴起是对我们出版业的一种反馈。”

如何做反馈?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财政部发布了《关于促进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必须正确处理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关系,以传统出版为基础,实现并行、优势互补、优势与劣势并重;坚持强化互联网思维,积极推进“理念、管理体制、管理机制”等要求。

喜玛拉雅山副总裁周晓涵表示,音频等知识产品可以提供大量零散的信息,但不能弥补深度阅读的不足。由于这种先天缺陷,这些新媒体平台已经成为相关书籍的销售渠道,表现出很强的“带货”能力,强调知识的价值,也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没有底线的书籍打折带来的负面影响。

此外,新兴出版在推动传统出版转型升级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董事长兼总裁王燕认为,出版社应该从内容提供商向内容服务提供商转变。例如,在教育出版领域,可以为学生提供“定制试卷”等个性化服务,促进新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

无论是传统出版还是新出版,尊重“无价”和“有价值”的知识,整合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始终是出版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什么是高质量发展?庄严地说:“第一,高质量意味着更高的内容质量和更高的品味,这是社会效益;第二,高质量意味着更好的产品质量和更好的市场品牌,这是一个经济效益。对于一个行业来说,这两个好处是高度统一的。”

甘肃快3 广西快3投注 pk10开奖

上一篇:能吃、矫情还要地方养,古代养马有多难,最缺马的大宋有话要说
下一篇:工行莒县支行安全防范设施达标成效良好

责任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