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奥康,肢体语言出卖你,也成就你!想成功,请做这个动作

来源:沧口门户网站 2020-01-03 12:09:30

金奥康,肢体语言出卖你,也成就你!想成功,请做这个动作

金奥康,在谈论这个话题之前,我想请你检查一下自己现在的肢体姿势:

有多少人是用手环抱着自己?

有多少人弓着背,翘着二郎腿?

有多少人正蜷缩着自己?

我们今天将要讨论的话题就是,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姿势,就会让生活变得不一样!

肢体语言能传达出什么?

我们能从一次尴尬的互动,一次微笑,一个轻蔑的、奇怪的眨眼、一次握手,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愉悦的,还是虚情假意的;也能从肢体语言中获得某个人的态度,形成对某个人的印象,是喜欢的还是厌恶的。

肢体语言,是一种语言;当我们提到语言,就会想到沟通;当想到沟通,就会想到互动。这些讯息传达的有效性如何呢?我们真的能依据肢体语言判断什么吗?

很多社会科学家,花了很多的时间,做了大量的研究寻找证据,来验证肢体语言的判断效果。当我们运用这些讯息来做决定或推论时,这些结果是可以预测真实有意义的、生活中的事件。比如,我们雇佣谁、给谁升职、和谁约会等等......

举一个例子,tufts大学的研究员nalini ambady表示,当人们观赏一部医生和患者互动的30秒无声影片时,他们对医生的和善度观感,可以预测这名医生是否会被起诉,而和这名医生能否胜任工作没有太大关系,重点是他们是否喜欢他。

更加戏剧化的是,普林斯顿的alex todorov表示,我们对政治人物脸部的喜好判断,大概可以用来预测70%的美国参议院和美国州长的竞选结果。即便是我们在线聊天时用的表情符号,都可以帮助你比在谈判时确认更多有意义的信息。

所以当我们提到肢体语言时,我们想到的都是别人如何判断我,或者我们如何判断别人。但是我们似乎经常忘记了一点,我们自己也是会受到肢体影响的受众。我们也常常收到自己的肢体语言、想法及感受。

非语言掌控别人对我们的想法?

我是一位社会心理学家,研究偏见,在一所极具竞争力的商学院上课,无可避免地对权力动力学非常着迷,特别是在权力和支配的非语言表达领域。下面我来讲述一下权力和支配的非语言表达。

在动物王国里,这种非语言和扩张有关,所以你要尽可能把自己变大,向外伸展,占满空间。

而关于展开这件事,不仅限于灵长类动物,人类也是如此,不论是长期掌权还是在某个时间点感到权力高涨,人们都这样做。

这很有趣,因为这向我们展示了,不论古今世界,权力的展现从来都是如此的一致。这种展现,被认为是一种荣耀。jessica tracy的研究表示,视力良好无碍和先天视力障碍的人,在赢得比赛时都做了同样的事:在他们跨过终点线,赢得比赛之际,他们都做这样的动作:双臂呈v字形向上,下巴微微抬起。

当我们感到无助的时候会怎么做呢?我们的行为正相反。我们把自己蜷缩起来,让自己变小,最好别碰到别人。并且再一次证明了,人类和动物都做同样的事。这就是当你有力量和没有力量的时候的行为。

当力量来临时,我们会迎合别人的非语言表达;当有人之于我们相对权重时,我们倾向于把自己变小,而不会去模仿他们,我们和他们做正向放的事情。

当我在课堂上观察这种行为时,我发现mba学生真的很会充分利用肢体语言。我看到有些人像统治者一样,走进房间一屁股坐在教室正中间,好像他们真的很想占据整间教室似的。

当他们坐下的时候,身体会展开,会把手举得很高;有些人则就会很萎缩,他们一走进来你就会从他们的脸部和身体看到,他们坐在椅子会把自己变得很小,举手也不会超过头顶。

我观察到很多现象,其中一个并不令人惊讶,就是跟性别差异有关。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感到无力,更容易出现蜷缩的状况,这并不太令人意外。但我注意这也跟学生参与程度的高低有关。就mba课程来说,这真的非常重要,因为课堂参与程度占成绩的一半。

所以商学院一直很伤脑筋,因为入学的时候,男生女生时不分轩轾的,但是成绩上却又这些性别差异,而且看起来一部分原因是和参与程度有关。所以我开始思索,有没有可能让学生“假装”,这会让他们更多的参与进来吗?

我很想知道你能假装直到成功吗?比如说,只做一点就体验到充满力量的结果?

非语言能掌控我们对自己的想法吗?

我们得知了非语言如何掌控他人对我们的想法和感受,那第一个问题是,我们的非语言是否能真的掌控我们对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这里有一些证据确实可以证明:

当我们高兴的时候会笑,但同样的,当我们含着一支笔练习笑容的时候,我们也会感到开心。这说明两者的影响是互相的。

当说到力量的时候也是这样,你可以舒展动作,假装自己很有力量,然后我们就真的会感觉力量强大。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都知道心理状态会影响身体,那身体会影响心理吗?这里我们所说的心理,是想法和感受,以及可以组成想法和感受的实际事物——荷尔蒙。

生理上有两种关键的荷尔蒙:睾丸酮,是一种支配荷尔蒙;可的松,一种压力荷尔蒙。我们发现灵长类的雄性首领,有高浓度的睾丸酮和低浓度的可的松。通用的情形也可以在强有力的领导人身上看到。

当我们想到力量时,人们往往只想到睾丸酮,因为它代表支配统治。但力量其实是在于你如何应对压力。你会想要一个有高浓度的睾丸酮,同时又高度紧张的领导吗?大概不会吧,你会希望那个人充满力量、肯定、果断而且知道如何支配,而不是非常紧张或者懒洋洋的。

在灵长类动物的金字塔中,如果一个首领想要掌控一个族群或者取代原有首领,几天之内它体内的睾丸酮会显著上升,可的松会剧烈的下降。

身体影响心理之例,由此可见一斑,至少表面而言是的。同时角色转换也会影响心理。

一个有趣的实验

我做了一个小实验,让人们维持有力或无力的姿势2分钟,五种姿势只选择两种,或站或坐。

强有力的姿势

强有力的姿势

强有力的姿势

无力的姿势

无力的姿势

(最)无力的姿势

当他们进入实验室时,我们会采集他们的唾液样本,然后他们维持一个姿势2分钟。他们不会看到姿势的照片,因为不想影响到他们,我想让他们自己感受到力量。

接着我们会问一些问题,比如“你现在感觉自己多有力量?”

接着,我们会给受测者一个博弈的机会,之后再取一次唾液样本。

这就是整个实验的过程。

我们在风险承担性这一项指标上发现,86%保持有力量姿势的人会选择进行博弈;保持无力姿势的人只有60%的人选择了博弈。

强有力姿势组选择赌博的比例更高

我们还发现,强有力那一组的睾丸酮会比基线(进来时的唾液样本)提高20%;无力那一组会有10%的下降。强有力那一组的可的松浓度下降了25%,而无力那一组则上升了15%。

保持强有力姿势的那一组睾丸酮浓度上升,无力组则下降了

保持强有力姿势组的可的松浓度下降,无力组则上升了

2分钟我们就让荷尔蒙有如此改变,让你的头脑变得更加果断、自信和自在,或高度紧张以及感到与世隔绝。

以上证据证明非语言表达确实可以影响身体,影响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和感受;身体也可以改变我们的心理。

2分钟能让人生更有意义?

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是,维持数分钟的强有力姿势能否真正把我们的人生变得更有意义呢?

刚刚我们说的都只是小实验,那么现实中如何在我们关心的地方实现这一切呢?在哪里可以应用这些技巧去评估时势呢,像是社交威胁的情形?比如说,你被人打量时,或者在演讲,或者是在面试时。

所以我们挑选了大多数人将会经历的面试去做研究。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发表了以上研究结果后,很多报刊说,好了,你们去面试时得这样做:

我们大吃一惊!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不管是什么原因,请别这么做。这跟你和其他人交谈不同,是你和自己交谈的过程。

你在真实的面试时会怎么做?你会像这样:坐下来,看着你的爱疯、尽量不看其他人;你看着自己的笔记,试图让自己蜷缩起来,让自己变小。

但你真正需要做的,或许是找个洗手间,保持“神奇女侠”姿势2分钟。

所以我们请人们到实验室,让他们再次保持有力/无力的姿势,接着进行一个高度压力的面试,为时5分钟,并且整个面试过程都被记录了下来,同时他们也会被评价。这些评价者都是经过训练的,不会给予面试者任何非语言反馈。所以评价者(面试官)会是这样的:

想象一下这个人在面试你,5分钟之内,什么反馈都没有,这比被刁难诘问还难受。大家不喜欢这种方式的交谈,这就是marianne lafrance所谓的“陷入社交流沙中”,这会大大增加你的可的松。

接着我们得出下列四种结果:

受试者(评价者)不知假设前提和实验状况,没有人知道谁摆什么姿势;他们看录像带,说“我们想录用这些人(所有这些摆出强有力姿势的人)”;“我们不想录用这些人(摆出无力姿势的人)”。我们评量这群人(强有力组),整体而言要更积极正面,但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与他们演讲的内容无关,而是关于他们在演讲中带来的存在感。其实我们也就这些能力的变量来评价他们,像是演讲的整体架构怎么样?演讲的有多棒?他们的学历证明如何?但这些全都无关,而有影响的是这些:

存在感、激情、热忱、魅力、舒适、真实、自信

人们基本上在表达真实的自己,他们带来的就是他们自己。他们带来的想法,都像他们自己一样毫无芥蒂。这就是他们”面试“成功背后真实的力量,或者可以说是一种中介效应。

假装,知道你达到目的,知道你成了那样

当我和人们说,我们的身体改变想法,想法改变行为,行为改变结果的时候,他们说”我不这么认为,这感觉很假”。我就说“你就一直假装到达到目的为止。”有人说“我不想达到那个目标之后,仍然像个骗局。我不想变成一个骗子。我一点也不想达到那个目标之后发现我不应该这么做。”这一点我真的很有共鸣。我想分享给大家一个小故事。

在我19岁的时候,发生了一场严重的车祸。我整个人飞出车外,滚了好几圈,之后在休息室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头部重伤。我从大学里休了学,我被告知智商下降了2个标准差,情况非常非常糟糕。要知道我从前是被人认为聪明的那种人,小时候大家都认为我很有才华。

我试着回到大学,但是他们告诉我,“你是没有办法毕业的,你知道的,你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啊,别往死胡同里钻了“。我拼命挣扎,但我必须承认,我的认同感被剥夺,而那个主要的身份认同,对我而言是我的智力被夺走了,再没有比这个更让人无助的了。

我感觉彻底的无助了,但我拼命地努力,幸运眷顾我,然后我再努力,幸运再眷顾我,我再去努力......最终我从大学毕业了,比同侪多用了四年的时间。然后我说服了我的导师让我进入普林斯顿大学。但我当时觉得,我不应该在这,我是个骗子。

在我进入普林斯顿第一年演讲的那个晚上,我要面对20人做20分钟的演讲,我当时非常害怕第二天就被戳穿,所以我打给我的导师跟她说“我要退出”。她说“你不能退出,因为我在你身上下了赌注,你得留下,你会留下的。你将会这么做,你会骗过所有人,你会去做每一个被要求的演讲,你会一直讲一直讲,即便你怕死了,脚瘫了,灵魂出窍了......直到你发现你在说‘我的天啊,我在做这件事,我已经成为了我假装的样子’。”

而我确实在做这件事,这就是我硕士五年所做的事情。之前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不应该在这,不应该在这”,但我在哈佛第一年结束的时候,我对在课堂里没说过一句话的同学说“听着,你得参与进来,不然你会挂科的,来我的办公室吧。”其实我根本不认识她。

她很挫败的来到我的办公室,她说“我不应该在这的”。就在这个时候,两件事发生了:我突然明白了,“天呢,我终于没有这种感觉了,我再也不这样觉得了”,但是她有,我能感觉到;第二件是,我觉得她应该在这,她可以一直“假装”直到能做到为止。我说“你要让自己充满力量,你会走进教室,发表最棒的评论。”

你们知道吗,她真的发表了最好的评论。大家都转过头,好像在说“我的天,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她坐在那。”几个月之后她来找我,我发现她不只是假装到她成功为止,她已经融会贯通了,脱胎换骨。

我想对大家说,不要仅仅为了成功而假装,要假装到你成为那样,你就是那样,充分的做到你能内化到骨子里。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小小的调整可以有大大的改变!就2分钟。

在你遇到下一次紧张的状况之前,用2分钟时间,在电梯里,在洗手间,关起门来在你的桌子后面,设置你的大脑以最佳状态来应对这种情况:提升你的睾丸酮,降低可的松,千万别留下那种“啊,我没有把最好的展示出来”那种遗憾;而是让他们知道我是谁,我是个怎样的人。

我想请求大家,摆一个有力的姿势,并且,把这项科学成果分享出去,因为它真的很简单。

神奇女侠姿势

上一篇:东莞:这些熟悉的地方有你的足迹吗?有些已经成为了永远的记忆!
下一篇:1至7月份保对欧盟出口同比增长4.8%

责任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