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开个黑彩,好久不见,我最爱的书店

来源:沧口门户网站 2020-01-10 17:43:56

在微信开个黑彩,好久不见,我最爱的书店

在微信开个黑彩,杭州

harbook+

与书同行

“不论纸质书是否是夕阳产业,我的书店都会做下去,这是一直以来不变的理想。”

室内设计师alberto是意大利人,在他的作品中,传统的意大利元素结合摩登都市感是一大亮点。

habour+ book,意为让书“靠岸”的港湾,和综合性书店不同的是,harbook+是一家以设计和生活方式类书籍为主要经营品类的书店,在上海成功运营17年后,harbook+首次开到了上海之外的城市——充满人文雅韵的杭州。

店内的陈列台也是设计师为此空间专门量身定制的,比例各异、不同颜色的几何体搭配在一起,让书店的视觉元素出挑、醒目。

近600平方米的新店坐落于杭州市中心最重要的商业体湖滨银泰,室内设计交由沪上小有名气的意大利设计师alberto caiola完成。谈起设计师的选择,创始人gavin说:“一次偶然被上海路边一家充满设计感的咖啡店吸引,立刻问到店面的设计师,就有了杭州店的合作。”整个过程中尊重设计师的想法也使得店铺最后完工时和预期效果十分贴近。入口处海蓝色玻璃立板的设计以及波浪形状的落地书架让以金属色调为主的空间内充满了大海元素,也正暗合了书店的名字的来源:书的港湾。除了延续一贯以设计类图书和原版杂志为主要书类之外,杭州新店还囊括了更多的生活用品,其中包括丹麦独立设计品牌normann copenhagen的杭州首家旗舰店。另外,还有部分只在美术馆和博物馆商店出售的小众设计师品牌,从文具、杯子到包包,完全可以媲美一家精品限量设计品店。

阶梯的设计既能有效地展示店内家具,也可以在做活动时灵活腾挪,使其变成座位。

开阔又错落有致的空间设计,很好地分隔出咖啡区以及零售区,使其互相包容却又稍有区分:全落地的玻璃窗让西子湖畔的美景就这样尽收眼底。这么“奢侈”的书店正是创始人gavin想努力传达给每一位客人的情感:拥抱书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连接书店和户外用餐区域的是一个时髦的咖啡厅,硬朗直线条和柔美粉色巧妙平衡。

创始人gavin从19岁起便投身出海渔业,4年的海上生活让gavin变成了一个文艺青年,看书、学习乐器,一头扎进图书行业就再也没有变过。经营书店是一个需要热情的事业,我们看到的harbook+是一个融合艺术、设计、文化、生活美学的书香港湾,这更是创始人心中19岁时那个永远的港湾。

harbook+湾里书香

:杭州上城区延安路239号湖滨银泰in77d区

:¥150

空间设计:alberto caiola

www.albertocaiola.com

上海

广富林朵云书院

天边一朵云

利用色彩与光线令这个藏身古老建筑内的书院“年轻”起来,再以云朵装置点题点心——看到它,人心就会安静下来,这正是书籍给予我们的能量。

首进院落是“干庭院”,以此来对应“阴阳”中的“阳”。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此情此景,我们都怀疑设计师顾忆的灵感是从徐志摩的这首诗而来的。他却调皮一笑道:“那天我们坐在这古老门槛上发呆,真的正好天上飘来一朵云,投影在这院子的水面上,大家都觉得哇,好美。”那是他眼中最高级的装置——转瞬即逝,想要采撷下这天边偶然的一朵云,他和自己的团队只好用了最“笨”的办法,亲手做出了这个四面皆可观赏的云朵装置,轻盈“悬浮”在这个庭院水面上,不论从两边的廊檐经过,还是坐在后方的咖啡座上隔着古老门扇闲聊天,“只要看到它,人都会安静下来,整个书院的气息也是安静的”。安静,是这位爱阅读的设计师心中跟书最相关的形容词。

第二进院落是“湿庭院”,以此来对应“阴阳”中的“阴”。云朵装置将倒影投在水面上,也落进观者的心里。

接手广富林朵云书院这个项目,兴奋与挑战并存。一来因为这个位于广富林遗址公园内的标准徽派三进院老建筑着实精美沉郁,二来因为老建筑完整的规制为书院的内部改造带来了很多严格的限制,“譬如严格到希望把向内推开的门扇改为向外推开都不行”。建筑本身就很有分量感,又因为各种限制在空间格局与尺度上也无法改动,在这场戴着镣铐的舞蹈中顾忆必须举重若轻。“所以我们充 分运用光线和色彩,用更轻亮的内部色彩和简洁现代的书籍展陈方式让整个空间‘年轻’起来,以平衡老建筑带来的沉重感。”

位于中间部分的空间被布置为咖啡座,老建筑的梁柱被悉数保留,充满历史的美感。

进门接待台背后墙上的圆窗隐隐透入窗后庭院中的松柏之姿。沿两边铺陈开来的书架区域其实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的思想来做分区,不同的色彩和材质也与主题相贴合。两进庭院以干、湿庭院的做法来应和“阴阳”的讲究,第一进庭院堆出细石子缓坡,植以松柏,衬着背后墙上的圆窗,颇有禅意自参的深思。第二进院落则用云朵装置悬于水面上,正好点了书院的名题。若是选书选到不想走,可以在展陈文创产品的桌下拉出可移动软凳就此小憩,也能移步咖啡座进行交流。“我不想做那种所谓‘夺目’的书店,也不喜欢那种事必先要满足拍照需求的书店,毕竟读书就是要让你学会往内看的。”

书籍陈列区位于这个徽派院落的两边,以五行元素作为灵感,在色彩与材质上都有不动声色的转换。

广富林朵云书院

:上海市松江区广富林遗址公园内

空间设计:无设建筑

ping@nastudio.com.cn

幸福集荟

社区里的书店

集合本土文创、咖啡厅、活动空间于一身的书店,更像是一个承担着迎来送往任务的社区“客厅”。

金属元素的适当运用结合屋顶自然光,让阅读氛围更温暖。

90年前,建筑大师邬达克曾在今天的番禺路、新华路、延安西路一带设计了一个包括76个单体项目、涵盖各式风格的建筑群。如今通过城市更新,当年神秘的历史保护建筑和封闭的生产性研究所陆续开放,为社区居民提供多元服务的空间。

整个空间运用了很多“夹层”设计,使得不规则的空间被一个个拆分再利用,也适合需要较为安静环境的读者。

位于长宁区番禺路381号的幸福里就是一个优秀案例——由原上海橡胶研究所改造成的幸福里和幸福集荟是设计师黄全的作品,他说:“在改造时,幸福里并没有对原有‘里弄元素’进行放大,而是进行了很大程度的翻新和现代化处理。在这里,人们看不到裸露的水泥、砖或老厂房的工业化空间。”改造后的幸福里拆除了围墙,打通了番禺路与幸福里,由原来的封闭式变为开放式,形成了“一”字形动线,一条主干道横贯园区,项目以多个独栋的形式存在,垂直动线上的畅达性也极佳。

幸福集荟的书籍品类丰富,而且有建筑、设计、家居、时尚等外版杂志,客人也可以通过书店订阅自己想买到外版书和杂志。

临着番禺街的幸福集荟是一家集文化休闲、艺术生活、社交活动于一体的社区书店,在这里承担着迎来送往的“客厅”角色。推开玻璃大门,里面细化地分成了图书、文创、咖啡、服装和活动五大区域。在图书区,沿街的大落地窗是亮点,除了最大化地引入自然光外,也让空间的纵深感和通透性更强。二层的文创区吸引了许多都市青年驻足,和很多商店不同,这里精选的大多是国内的文创品牌,比如造物、musicanvas音响、玖申搪瓷和刻观等。

幸福里和幸福集荟的设计师黄全。

在店里漫步,还不时能在散落的阳光和落地窗之间读到一些熟悉的诗句,比如“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让人觉得格外温柔,把内心晒得暖洋洋的,满是幸福的味道。园区内还有众多艺术人文雕塑和大量绿植,确保了景观的丰富性。与此同时,园区屋顶上设置了一些太阳能发电设备,也呈现出幸福里环保节能的一面。

幸福集荟

:上海番禺路381号幸福里a座

☎️:021-62805558

⏰:人均消费:¥50

空间设计:集艾设计

www.g-artdesign.com

思南书局

书店如人

“一个真正的书店,才能代表一个城市的性格。”

要介绍思南书局,总绕不开这栋建于1926年的老建筑——它不仅是上海不可移动的文物建筑,还是冯玉祥的旧居,诗人柳亚子也曾两度寄居于此。作为一家书店,如此底色算得上非常丰富、迷人了。

入口处的红色是设计师赋予整栋建筑的一抹亮色,同时也代表着书店的开放精神。

业主方找来设计师俞挺,对整栋房子进行重新设计。俞挺说:“我设计过很多书店,当业主把这个书店的命运交给我的时候,我反而有些犹豫。这个书店应该是一个献给人的礼物,人有心灵,思想,会学习,也有潜意识。最后我决定把思南书局看成一个人,一个有历史同时面对未来的上海人。思南书局有四层,第二层是心灵、第三层是眼睛和耳朵,第四层是大脑,是思想,首层是潜意识。作为人的思南书局就是如此构建她获取知识、发现自我以及世界的系统的。”

连接思南客厅与思南咖啡的文学区。

由于思南书局本身文保建筑的属性,建筑师无法改动外立面的一分一毫,但俞挺还是运用了一些设计巧思,给这里带来了一些更为生动的变化:建筑南侧廊下连接室外的灰色区域打造成一个花房,用四季植物进行装点;书局入口的廊门漆成红色,醒目又不过于出挑。一共4层的空间中,红、白、黑、金、绿、黄,这也颜色在提亮空间的同时,不至于突兀,与老建筑里的木色也能和谐统一,在书架和门的衔接处还有金属材料的运用,赋予空间更丰富的层次和质感。“作为人的思南书局,她的色彩应该是一种经验性色彩,它和某天的光线有关,也和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有关。我决定用降调的色彩去表现有人的丰富性的思南书局。”俞挺说。

阳台房是书店主区域的延伸,光线充足,老建筑门窗下搭配了现代简洁的桌椅。

在功能划分上,除了传统综合性书店的图书分类外,这里更侧重与上海本地文化有关的书籍以及艺术画册,书房、咖啡厅、花房、茶室、展厅、露台,这些丰富的空间就像是一个人的眼耳鼻口一样,起着不同的作用。

思南书局

:上海黄浦区复兴中路517号

☎️:139 1749 7850

⏰:10:00am~9:30pm

:¥100

空间设计:俞挺 wutopia lab

北京

春风习习

一“期”一会

“一期一会”的杂志被这间小小图书馆悉心保存与展示,带人重温纸本阅读的魅力。

整个入口处显得开放而热情,建筑师精心设计了新的构筑结构,以平衡原有建筑的古朴特质,同时令空间由内向外自然地拓展到街道景观中。

如果你不小心在前门的老胡同里迷了路,或许你会经过一处河边,河畔有一座精致的古宅子,透过柚木窗窥探其中,你会发现里面的人大多在安静地阅读杂志,或信步于书架边浏览。这是“春风习习杂志图书馆”,诗意的店名取自“每一次手动翻页带来的空气波动,如同春风拂面”。与多数书店不同的是,杂志是这里唯一的读物种类。店内精选了300多种来自国内外的杂志,涉猎艺术、设计、摄影、先锋文化种种,甚至也有已“停刊”的经典文化刊物。至于为何选择杂志这一载体,其负责人说:“区别于可反复再版的图书,杂志如同一期一会,就像一次即时的快门,我们想记录、保存下来”。

阅读区占据了空间中的主要位置,一侧是尺寸不一的书架布满了整面墙,满足不同尺寸的杂志陈列,同时在客人步入店中时率先吸引其视线。

建筑原本是传统三开间的民宅,在改造中,未来以北工作室(fon studio)的建筑师在空间中填补了柚木结合钢材的框架构件,以此保持原有结构的完整性。尽管地方不算宽敞,设计师尽力为阅读留出位置:收银与吧台集合于入口处一侧,杂志书架以尺寸不一的格架满足不同尺寸的杂志陈列,在紧凑的格局中营造松弛有序的体验。西侧的格栅折叠窗满足了日光的过滤,同时对原有建筑的传统性予以回应。

西侧格栅折叠窗设计巧妙,在回应传统装饰语言的同时,也有利于过滤日光。

虽然纸质阅读总被视作式微,这间“图书馆”的发展却显得积极。如今二号馆开业在即,邀请建筑师戴璞操刀设计,新场子依旧守着心魄,亦是落脚于河边——在京城古老的河道玉河畔改造了一间四合院,院落借由起伏的地形在公共与私密之间交替,同时丰富阅读的“姿态”。

春风习习杂志图书馆

:北京东城区长巷五条19号

⏰:周一至周日 12:00pm~8:00pm

☎️:010-67022951

空间设计:未来以北工作室 fon studio

言几又

木色书香

一层带人沉浸于艺术与设计,二层售卖人文、社科、生活类书籍。这家“打通”受众面的生活方式类书店期望唤醒人们对阅读的爱。

王府中環店内也设有“店中店”,与创意生活方式平台合作,提供后者空间,以贩售不同的艺术品、设计品。

鲜明的木质格栅结构布满了整个空间,上方层叠的白色色片令人联想到对浩瀚书海的隐喻,言几又的王府中環新店就这样以一番书香木色开门见山。单色冷、暖色灯光通亮于整体,这种冷色调内加入暖色的光源设计有意暗示了一层含义:艺术看似“冷漠”,但真正进入它时,就会被无尽的热情与创意包围——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层空间主要售卖国内外的艺术、设计及摄影类等文化书籍,从杉本博司影集到建筑灵感图册,信手拎起一本,满眼灵感。

木质结构是整个空间的典型语言,与错落的白色板片组合,也令人联想到浩瀚书海的寓意。

一条木质长廊带人通向二层,先是各类创意十足的家居器物映入眼帘,也带人开启更加丰富的书店时光:在专门为孩子们设立的区域“言宝乐园”,孩子们可以在这儿读上一本童书或玩乐一番;另一边的咖啡吧供应特制咖啡或冰爽冷饮,来自carl hansen&son的桌椅正倚窗而立,这些室内家饰均由曾与连卡佛等品牌合作过的indisign团队精选。这些功能区与二层内容广泛的书籍一道,满足了各行各业中不同年龄段的客人的需求。无论独自静读或是家庭时光,都可以在这家主售图书的综合创意空间里发生。

店内不少家居装饰由曾与连卡佛合作过的indisign团队精选,咖啡区的座椅来自carl hansen&son。

近年来言几又逐步在成都、南京、杭州等地开拓版图,联姻生活方式消费、儿童空间等拓展枝叶,其实归根结底,都回归“文化”二字。数字时代对纸质阅读的冲击在所难免,但很多人依旧保留着记笔记、随身携带一本书的习惯——尤其是在手机不离身的常态中,阅读更是一种保持自省、远离外界庞杂资讯的最佳方式之一。而书店的“回归”或升级也是给资讯爆炸时代的我们的有力提醒。

言几又·王府中環店

:北京东城区王府井大街269号王府中環f1

☎️:010-62652809

⏰:周一至周日 10:00am~10:00pm

深圳

旧天堂书店

书的味道

深圳艺文圈无人不知的“旧天堂”,专心致志、独此一家,满是浓浓的人情味!

旧天堂书店,2011年由阿飞(涂飞)、魏籽、介词和丁路共同创办,主营人文图书和独立音乐。不定期发起有质量的文化交流活动和独立音乐演出。旧天堂不只是一家店,也是私人阅读和公共文化交互的空间场域,志在改造城市单向度的文化景观,推动丰富、多元、思考与趣味并行的新文化生活。

几乎深圳艺文圈无人不知的旧天堂书店就掩藏在华侨城创意园北区的一个大斜坡下。门口立着邮政局专门为其设置的邮筒,墙上则张贴着各种音乐演出海报。推门进入后,你会在这里撞见各路人马:聊骚的青年、专注的诗人、“分分钟几百万上落”的生意人、设计师、艺术家、音乐人......偶尔从你身边闲庭信步经过的猫咪“面条”则是书店的吉祥物,渴了它还会自己打开水龙头,喝上两口自来水。只消在书店驻留片刻,你大概就会感受到这里与众不同的味道:几百种关于诗歌的出版物占据着大半堵墙,一张大桌上摆满了国内独立唱片、二手黑胶唱片,甚至还有难得一见的卡带;爵士、民谣或者摇滚的乐声混合在来自南美的咖啡香气中......

书店的工作人员往往只会坐在收银台后,不会打扰读者和慕名前来的参观者。

如果你在店里看到一个长得像湘西土匪的汉子,那就是这里的创始人阿飞了。他的真名叫涂飞,微博简介上写道:“湘西土锤。旧天堂书店书僮,《行走的耳朵》节目组临时工,音乐策划人......”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这就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可以吃多少碗饭的斜杠青年。但他又非常清楚,自己做不了不想做的事情,他坦白:“有时我在圈里的名声不太好,因为我总是光着脚。别人就是希望你能点个赞,但对我来说点个赞很难。”

封面朝上的陈列方式让读者可以方便地找到自己想看的图书。

曾经组过乐队的阿飞其实早在18岁就在老家跟着父母开书店了。2011年,他和妻子、负责书店平面视觉和室内设计的魏籽,负责选书进货、擅长研究诗歌的好友介词以及解决一切技术疑难杂症的理工男丁路一起在华侨城创意园北区开设了旧天堂书店。为了满足自己对于阅读和音乐的爱好,他们在200平方米的空间中砌了一道墙,一边举行演出,一边销售唱片和书,一个地方把三个地方的事都干了。没想到,现场演出吸引了园区内外的大量人群,尤其像前来观摩小河、周云蓬等演出的人们把店里挤得水泄不通,这也促成了阿飞和好友滕斐后来在华侨城创意文化园的支持下,在附近策划音乐现场b10,并创办爵士音乐节和明天音乐节的佳话。

在摆满图书的旧天堂书店内,每一本书都经过工作人员的精心挑选。

书店刚开张没多久,就碰上了一波独立书店倒闭潮,当时很多媒体就此采访阿飞,他反问:“为什么书店就不能倒闭呢?我们在做文化,是因为我们喜欢,我觉得这和开一家快餐店的贡献是一样的。我们没有多牛,就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其实,旧天堂的书店部分在开业第一个月就已经小有盈余。因为介词的缘故,诗歌出版物成了这里的明星专柜。阿飞对此不无自豪:“我们几乎承包了好几个出版社的诗歌出版物,不然这些书很可能就会被打成纸浆了。有些诗集全国书店只有我们这里有,因为稀缺,网上都已经有高价炒作了!当然,我们还是卖原价。”

旧天堂书店

:深圳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北区a5栋120室

☎️:0755-8614 8090

深圳雅昌艺术中心

城市书房

对于深圳这个渴望文化甘霖的城市来说,雅昌艺术中心无疑是一个美好的补位。作为雅昌唯一一个面向公众开放的窗口,现在的深圳雅昌艺术中心已然成为这座城市的“城市书房”,四处弥漫着艺术书香。

深圳雅昌艺术中心内著名而壮丽的书墙。

当我们真正身处深圳雅昌艺术中心这面著名的书墙前时,即使照片已看过多次,还是忍不住有各自的震撼。与之前报道中众人颔首的“丰碑”感稍异,我们此刻只觉是进入了某国银行的保险库,有种面对巨大财富时夹杂着狂喜和秘密的庄重感——只是眼前这笔财富不是物质,而是精神。

阅读区域内还设有小咖啡桌,颇似欧洲的大型图书俱乐部。

2015年4月当刚调任深圳雅昌艺术中心总经理的李凤走进这幢庞大的建筑物时,“从员工通道进来就是这架大楼梯,往上一望全是书墙,我到现在都记得那感受,仿佛看到一个梦境。配合着那样的灯光,我感觉这楼梯就像是通向梦境的浮桥,但这梦境又是如此真实存在的。”对深圳这座城市来说,雅昌艺术中心的存在恰如尘世的梦浮桥,接引大众与文化,用艺术抵抗遗忘。

整个艺术中心的空间与陈列都极具现代性与艺术性,很多概念都来自创始人万捷。

选址在远离繁华cbd的南山区,深圳雅昌艺术中心并非从一开始就有向公众开放的打算。体量巨大的建筑物在当时一片荒废的周遭环境中显得曲高和寡,建筑总面积4.2万平方米,包含占地约3900平方米的雅昌书博馆、2层的户外剧场、5层的会员书房、顶层的雅昌美术馆,以及“隐蔽”的印制中心和艺术品数据中心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这面长50米、高30米,陈列着涵盖全球9个语种、2000家出版社、5万册艺术图书的“世界最大实体艺术书墙”。如此配置对深圳的城市居民来说可谓空前,艺术中心尚未正式开幕,前来“朝圣”的市民就已络绎不绝。“书是永不落幕的展览!”雅昌集团的开创者万捷自己就是个爱书如命的人。他永远相信文化的力量,也一直在思考“书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

充满日式风格的会员书房位于5层,是5个不同风格的会员书房之一。深圳雅昌艺术中的会员,都有权通过预约来使用这些空间,因此这里也成为这些新贵们在城中最高雅的会客厅。

位于5层的会员专属古籍善本区一角。

面对如此踊跃的民众需求,雅昌这个坚持传递“书籍与艺术之美”的企业又哪有拒绝向大众展示的理由呢?于是与雅昌上海、北京分部只为业内精英人士服务的模式不同,深圳雅昌艺术中心成为雅昌在中国第一个面向公众开放的窗口。除了5层是单独面对会员开放的vip区域,只需200元门票,大众就可以饱览从一层书店到户外平台,再到壮丽书墙的所有公共区域。“这200元与其说是门票,不如说是‘抵扣券’,大家可以用它在艺术中心内买书、喝咖啡,更有免费开放日可以体验讲座、艺术课程。这种设置也屏蔽了一些并非为书而来的人,使得这里的氛围更加纯粹。”李凤此刻正在跟咖啡厅的管理者讨论新一季甜品菜单,建议他们每款都用《诗经》里的一个字来命名。“在艺术中心里所有消费都跟文化艺术相关,即便一款点心也不只是简单的口腹之欲,它的出品从名字到摆盘都经过了设计,也承载着文化内容。”对她这个随时需要在感性与理性间转换节奏的角色而言,雅昌艺术中心对深圳这座渴求文化的城市无疑是一次美好的补位,“因为它的稀缺性,我们确实在这里获得了很多珍惜与推崇”。

位于2层的咖啡厅是大家看完书之后的时髦交流地。

深圳雅昌艺术中心

:深圳市南山区深云路19号

☎️:86-755-8608 3056

天津

天津滨海图书馆

无涯书田

由荷兰建筑事务所mvrdv操刀设计的天津滨海图书馆,自去年秋天正式开放后,即以独特、鲜明的设计吸引眼球,而回归其“图书馆”的存在本身,这里可藏书多达120万本的储量也再度让人意识到一家图书馆对于城市及每个居民的重要意义。除了阅读,空间设计也满足社交攀谈、举办活动等,令图书馆的“公众教育”的作用愈加丰满。

整座图书馆共计33700㎡,以中庭的发光球形报告厅为焦点,四周环绕着梯田般层叠的书架,书架贯穿中央天井与球体相呼应。波浪式的书架是建筑中的主要空间元素,既界定了空间,创造了阶梯、座椅、层次丰富的天花,也满足了阅读、休憩以及更多活动,同时作为外牆的遮光百叶。一直注重建筑可持续性的mvrdv也在项目中悉心考量建筑的能量消耗,最终建筑也达到了中国绿色节能等级二星级标准。

天津滨海图书馆

:天津市中央大道与大连东道交汇处西南侧

☎️:(022)65545678

摄影/ 隋思聪、张伟豪、蔡云普、boris shiu、雷坛坛

造型/ yann、kevin ma

文字/ mia cheng、陈思蒙、李茜、yann song、穆里尔、dcm

编辑/ yann song、陈思蒙、muriel xu、li jun

上海快三

上一篇:红星锐评丨大城市补习班横行,一场必须参加又毫无胜算的战争
下一篇:中北大学“80后”教授王超论文入选中国百篇最具影响国际学术论文

责任编辑:匿名